關於SS19:我的平凡人生與重大健康問題的挑戰

我的平凡人生與重大健康問題的挑戰

關於ss19

40歲前的我,有著一般人的平凡人生。在該認真工作的年齡,離開家鄉到外地工作,有著不錯的工作環境,跟工作夥伴從同事變成好友!在該結婚的年齡進入婚姻生活,原以為不會如此順利懷孕的我,也在第一年就順利擁有我的第一個孩子!為什麼會認為自己不會順利懷孕呢?因為年輕時的自己容易經痛、經期也不順,試過吃調經藥但結果也不盡理想⋯最後在與婦科醫生討論下檢查出自己有“泌乳激素過高”的問題,需要吃藥控制,才不至於日後會影響經期及懷孕。

母親角色與家庭的挑戰

在生下第一個孩子後,本著自己的孩子自己帶,請了二年的育嬰假後,就決定離職在家全職帶孩子。這段時間,因餵母乳好處多的既有觀念,第一胎母乳餵到四歲多,孩子希望能有個手足,但是再次回診,醫生告知泌乳激素因餵母乳所以仍高,如想再懷孕需先停餵母乳後再次吃藥控制,讓泌乳激素回到正常指數後才有機會再懷第二胎。

為此,我又開始了吃降泌乳激素的藥,很幸運的,這次也很快懷孕擁有第二個孩子;而二寶也想著讓她喝母乳對她、對我都好,所以一路又餵母乳到她五歲多,那時自己總天真的認為,一路走來陸續餵了近十年母乳的自己,“重大健康問題”應該是不會找上我吧!?

生活重心與健康忽略

在重大健康問題前,重心都在二個孩子身上,尤其其中一位孩子需要跑早療,家裡的經濟重擔落在爸爸身上。
相對的,同時是媽媽也是老婆角色的我(還有媳婦與女兒)
好像在生活中無法也無立場多要求或提出些什麼,我想這也是造成自己身體與心理壓力日漸增長的原因之一。

也因生活重心都在孩子與家庭上,一有空閒時間便只想放空,忽略了應該安排一些時間給自己、給身體!
當自己誤以為帶著孩子跑跳就像是運動的同時,其實也就忘了自己身體需要更多關注或運動的事實!

而舊有健康檢查的觀念,在離開職場後,也由每年固定的健檢改由健保署建議的40歲前子宮抹片檢查、45歲乳房攝影檢查等。
總之那些年來,覺得我們家沒有家族史,就例行性檢查就好了。
也讓自己大大忽略了目前有重大健康問題的人口年輕化的趨勢⋯
在孩子、家庭經濟、婚姻關係、不運動的無作為下,身體終於發出抗議聲浪!

健康不是選擇題

面對重大健康問題的驚嚇

42歲前半年,我還如同往常過著平凡的日子。
渡過了一年多的疫情生活,改變了很多生活習慣,因為疫情減少接觸,所以外出活動的機會更少了,真的不得不才會到診所或醫院。

年中時,有次不小心在一次自我觸摸檢查時發現自己右乳房下緣怪怪的,觸摸起來不痛但是有一個奇怪的存在!
當下第一個念頭:我餵母乳餵了近十年,重大健康問題應該不會找上我吧?
第二個念頭:孩子還那麼小,如果真的是那怎麼辦?是的,當下想到的還是孩子而不是自己⋯

但這麼令人恐懼的事,最該擔心的不應該是自己嗎?為什麼自己第一時間想到的還是非自己的”其他人”呢?
直到這刻我才發現,原來自以為平順的人生,其實似乎只是順著規則走著的人生。
一部份是自己所願,而大部份是依著別人的需求及期許走著⋯
這中間有心甘情願、也有著不情不願,而這些不情不願壓著壓著,就讓自己的身體壓出問題來!

面對健康問題的恐懼

如果你喜歡我們的文章,請多多支持穗悅官方網站各項商品
或收聽我們的PODCAST:阿卡西練習生

已加入購物車
已更新購物車
網路異常,請重新整理